豆豆视频下载安装

  

景三虎虽然年轻时名声赫赫,可是被人砍断右手之后,失去了赖以谋生的技能,在江湖上的地位一落千丈,早已被排出了暗八门的核心圈子,如今只能靠给人做一些杂事,赚两个小钱糊口。

景小阳一直不满现状,幻想着有一天能重振老爹当年的威风,成为景门的高手,这才缠着景三虎教她偷窃之技。她练得很刻苦,手艺也不错,不过经验严重不足,成功率并不怎么高。

经验可不是听听就能掌握的,必须经过长时间的锤炼和实践才行。

以景小阳目前的水平,也就是在街头扒个钱包什么的,入室行窃,甚至盗取雇主指定的东西,她心有余而力不足,当然不可能成为景门内的中坚力量,也不可能有机会执行专门的任务。

比如像拦截无忌,不让他在咸阳立足的这件事。

她对无忌说得煞有其事,其实都是骗人的。她是听来的,听到了一点风声,再加上自己的猜测,居然能自圆其说,把无忌糊弄过去,脱了身。一想到这些,她就为自己的机智得意不已。

唯一的遗憾是无忌居然封她的穴,在她身上做了手脚。这可把她吓得不轻。亏得母亲倪玉兰检查过了,没发现什么异样,她才松了口气。

出师不利,景小阳决定罢手两天,避避风头。

睡到中午才起,景小阳吃了午饭,蹓蹓跶跶的来到品玉轩,找她的闺密花弄月闲聊。

品玉轩是咸阳郊区有名的风月场所,老板姓管,据说是齐相管仲的后人。是不是真的,谁也不知道,但是品玉轩经营得不错,却是事实。

当然,景小阳虽然水平不够,挤不进暗八门的核心圈子,却多少听过一些消息。品玉轩的主人也是暗八门中人,轩中的姑娘们有一些就是所谓的花影,以色诱谋财,套取消息。

她的闺密花弄月就是其中一个佼佼者。

同属一门,自然容易亲近。景小阳虽然是个妙龄少女,出入品玉轩却是熟门熟路,和回家没什么两样。

花弄月正好没客人,一个人在房中独坐,看到景小阳进来,起身相迎,脸上却不见笑容。

“阳阳,你昨天是不是失手了?”

景小阳一怔,有些尴尬:“真是好事不出门,坏事传千里,你这么快就知道了?”

“阳阳,你闯祸了。”花弄月脸色大变。“你偷的人就是门主的目标,打草惊蛇,对方有了防备,门主安排的高手没了机会。今天一早,门主就派人来问,要找坏事的人呢。”

景小阳大惊失色,心里暗呼一声:不会这么巧吧?

“阳阳,别到处闲逛了,赶紧出去躲几天。要是被门主知道是你,你就死定了。”

景小阳知道轻重,二话不说,转身就走。她抄僻静小路赶回家,打算和父母说一声,就发现两人都不在家。她一下子慌了神,想了半晌,只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,出门去寻。

……

林飞闪身进门。

正在窗边远眺风景的无忌回头看了一眼。“有什么发现?”

“主人,除了那个叫景小阳的小女贼之外,好象还有一个不速之客。”

林飞快步走到无忌身边,低声说道:“我到屋顶走了一圈,发现屋脊上有一处瓦面与众不同,看身形,应该是一个中等身材的男子。从瓦面露水的深浅来看,他应该一直待到天明才走。”

无忌顺着林飞的手指,看了远处一眼,不禁皱了皱眉头。

看来还是疏忽香蕉视频.app污下载安装免费了,不知不觉的又上了小女贼的当。真想对他下手的人不是小女贼,而是虽有其人。这个小女贼只是编了一个谎,只是没想到误打误撞,破坏了别人的计划。

其实一想就能明白,景小阳的手艺不精,怎么可能担负这么重要的任务呢。

“这么说,倒是因祸得福了。”无忌沉吟片刻:“你们留心点,别再让人钻了空子。此外,你去打听一下,看看这个景小阳住在什么地方。如果能找到她,带她来见我,我给她解穴,别白白坏了她性命。”

“好。”林飞转身去了。

大秦的普通庶民分区而居,邻居之间很熟悉,要打听一个人,并没有那么难。按照无忌的猜测,景小阳很可能就住在附近的某个区中。

无忌与嬴亦然约定,嬴亦然回宫筹备相关事宜,无忌在这里等待。有那块银牌在手,无忌的吃住都不用愁,可以无限期的住下去。可是,他们还是疏忽了一个问题:无忌身上没有零花钱。

无忌身上本来就没钱,还是遇到小紫月的时候,从那两具尸体上找到十几枚大秦的制钱,后来折腾了几次,早就不知道扔哪儿去了。

嬴亦然身上也没钱,甚至没有钱的概念。从陪着大国师出咸阳开始,一直到回到咸阳,他们只要拿出银牌一晃,就可白吃白住,根本不需要花钱。所以,她也没觉得有给无忌留两个零花钱的必要。

当然了,就算她想到了,她也没钱。

如此一来,无忌要想出门逛一逛,到繁华的咸阳市买点小玩意,就必须先弄点钱。

没有钱,不代表他就穷,他身上带着羽民国和防风国赠送的礼物,随便拿出一样来,就能换一大笔钱。

不过,财不露白,他暂时还没打算去换钱。俗话说得好,不怕贼偷,就怕贼惦记。他还没露白,已经被贼惦记上了,如果再像个土财主似的到处张扬,只怕会惹来更多的是非。

闲来无事,无忌就在房中静坐冥想,休息的时候,就琢磨劫灰的事。

与防风国师交流了三天,又在路上仔细揣摩了三个月,他自认为对劫灰有了一定的了解,决定开始练练手。第一个试炼对象,就是林飞的皮甲。

羽民国的箭手箭术高超,身形矫健,但是防护能力差。他们都用半身皮甲来保护自己,特别是上半身。为了保证防护质量,通常都会选用鳄鱼皮、犀牛皮之类的上等皮甲。

不过这样的皮甲很难得,大部分人穿的还是普通的牛皮、猪皮,好一点的会用坚韧的猛兽皮。

林飞穿的就是一件普通的野牛皮皮甲。

野牛皮比一般的牛皮坚韧,但防护能力依然有限,普通的兵刃还能挡两下,真遇到上等兵器,几乎等于纸,对穿透能力强的箭来说,即使是箭徒级别的射手,三十步以内也能一箭洞穿,更别提箭士、箭师了。

无忌觉得应该给林飞的皮甲上加一层劫灰,增加他的防护能力。

林飞当然求之不得,立刻脱下皮甲,交给无忌。

无忌打开装有劫灰的木盒,从中挑出一点,取来一碗水,将劫灰撒在其中,搅匀。老巨人说,一两劫灰可以加工五十面盾牌,皮甲的面积大概相当于一面盾牌,无忌凭手感,从中挑出一克。

老巨人是直接将劫灰倒在盾牌上,再抹平。可是无忌觉得,这种方法无法保证均匀,要想保证均匀,用水溶法更适合。

劫灰其实并不能真正溶解在水中,只能形成一团浑水,时间长了,还是会沉淀下来。

不过,对于无忌来说,这段时间已经够了。

将劫灰水搅匀之后,无忌借来一个小刷子,将劫灰水一遍遍的刷在皮甲上,形成一层水膜,然后等水份挥发,在皮甲上留下一层均匀的劫灰。不仔细看,几乎看不出劫灰的存在。

虽然没有天平,可是以他的手感,水溶法形成的膜尘绝对要比老巨人的干抹法均匀,而且用量更少。

在等水膜阴干的时候,无忌静静的坐在一旁调息,为接下来的炼化做准备。老巨人用的是地火,他没有地火,决定用意火——意念控制的天地元气。

小紫月下巴搁下手臂上,伏在一旁,目不转睛,看得津津有味,似乎无忌现在加工的不是一件皮甲,而是一件艺术品。

一切准备妥当,无忌开启了天门,打开了意眼。以意为火,锻炼皮甲上的劫灰。

在他的意念中,皮甲成了一片无边无际的草原,而劫灰就是草原上散乱的石头。他要做的就是将这些石头分布均匀,特别是将那些堆在一起的石头分开,同时将石头压进泥土中,成为草原的一部分。

因为使用水膜法,劫灰粒子非常均匀,最多只是三五粒垒在一起,比起老巨人动辙数百层的堆积,他这个简直不需要加工了。

可是无忌还是耐心的一个个处理,所有的劫灰粒子都均匀的铺在皮甲上,每一个颗粒都摆在最合适的位置,与其他的颗粒距离相等。

无数的天地元气通过天门,源源不断的注入他的体内,又化作意念,推动着劫灰铺展开,连接起来,形成了一个像蜂窝一样的网,平整的铺在皮甲上。

无忌沉浸在意念的世界中,根本没有注意到他已经扰动了天地元气的分布。天地元气从四面八方聚拢而来,进入他的天门。这个看起来很普通的驿舍就像一个漩涡,不停的汲取着天地元气。

刹那间,至少有十位玄境巅峰的修行者睁开了眼睛,推开了房门,看向咸阳城的正南方向。

皇宫,勤政殿,大秦帝国的二十四世皇帝陛下嬴若勇放下了手中的朱笔和奏疏,走出殿门,看着正南方面的天空,喃喃自语:“又是谁啊,还能不能让朕消停两天,过个清静年?”

椒房殿,皇后嬴若英也放下了手中的书,狐疑的看了嬴亦然一眼:“会不会是你的那位小朋友?”

嬴亦然翻了个白眼:“他哪有这本事,这么大的动静,除非是先生复活。”

嬴若英苦笑一声:“复活?他好容易才心安理得的死了,才不想复活呢。”

  本文中有不解的地方,建议您百度一下百度搜索是全球领先的中文搜索引擎